首页 科技 产品 VR 移动 站长 创业 电商 职场

IT业界

旗下栏目: 互联网 外媒 IT业界

高晓松又从《晓松奇谈》“撤摊儿”了 他的下一个摊会支在哪?

来源:钛媒体 作者:admin 人气:次 发布时间:2017-01-10

  摘要:最近,高晓松在他自己的主场——脱口秀《晓松奇谈》,上演了一出煽情戏码:他在节目中表示,2016年12月30日《晓松奇谈》最后一期播出后,节目将停播,作为灵魂人物的高晓松也将暂别观众。

  

高晓松又从《晓松奇谈》“撤摊儿”了,他的下一个摊会支在哪?

  一个以“脸大”著称的知识分子终于“收摊儿”了。

  最近,高晓松在他自己的主场——脱口秀《晓松奇谈》,上演了一出煽情戏码:他在节目中表示,2016年12月30日《晓松奇谈》最后一期播出后,节目将停播,作为灵魂人物的高晓松也将暂别观众。

  这与三年前的一幕似曾相识,2014年,高晓松凭借脱口秀《晓说》(《晓松奇谈》前身)成为一代网红,合约期满后便从优酷“转会”到爱奇艺,用他自己的话说,依然会天桥下“卖大力丸”,只不过是把摊子支到了爱奇艺门前。

  如今,摊子又撤了,离不开热闹的高晓松当真开始了“四处云游”的逍遥生活?他未来的新摊子会支在哪儿?

  怒其不争

  高晓松是个地道的北京孩子,还是典型的书香门第,家里长辈不是中科院院士就是科学家,从北京四中一路升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,家庭背景和学历都“没毛病儿”。

  到了上世纪90年代,他一身“才子翘楚”的气质也慢慢显现出来,那时你听说他可能是因为《同桌的你》,借着校园民谣的春风,他扛起民谣歌手的大旗一路疯狂得驶过自己的二十啷当岁。

  当你以为他纯粹是个音乐人之后,他又会将你的幻想打破。30岁之前,他就在搜狐当上了门户总监,工资比肩张朝阳。后来又多次“挪坑”,到新浪和盛大当起了顾问。

  北京虽大,但圈子有限。高晓松的新老东家分别是爱奇艺和优酷视频,两家公司的办公楼比邻而立,同时,公司一把手还都是自己此前在搜狐的同事。可以说,多年后双方合作的种子早在当时种下。

  从《晓说》时代到后来的《晓松奇谈》,高晓松上达天文地理、下讲八卦野史,两档节目前后加起来近16亿次播放量,“相当于被全国人民每人瞅过一眼”,这样的成绩说明他懂人性、更懂当代人需要怎样的文化消费。

  不过这个看似嬉皮笑脸、没事儿总爱耍贫嘴的“北京瘫”有时也会表现得特别轴,比如在对待自己的节目上。

  《晓松奇谈》节目停播消息坐实后,不少明眼人开始寻找节目停播的蛛丝马迹,其中有一项便是节目内容频繁遭遇外部干涉。比如去年8月,一期有关加拿大原住民的节目预告播出后引发不满,导致新一期节目延迟播出,高晓松也将两方互撕的证据贴在微博上,并表示节目若不能说真话,自己宁不为瓦全。

  也是在这次冲突中,高晓松才暴露出预备“收摊”的想法。除了频繁被停播,节目本身日益严重的商业植入也是高不愿妥协的另一原因。

  门客的IP

  不过这些还都只是冰山一角。高晓松曾多次调侃自己是“门客”,并表达自己对这个身份定位的喜爱和认同,但问题在于,门客虽然来去自由,但常在河边走,总有湿鞋的那一天。

  时间回到2011年5月,当时高晓松因酒驾锒铛入狱。此前高晓松的人生一直一帆风顺,22岁赚得第一桶金、24岁因一首民谣红遍大江南北,“恃才傲物”是后来朋友们谈及年轻时的高晓松时常提起的,而这辆高速列车终于在2011年被外力踩下了急刹车。

  出狱后的高晓松虽然微博粉丝涨了不少,但在一些主流平台上却备受冷落。例如他曾在东方卫视《中国达人秀》上担任评委导师,但节目仅播出一期高就被替换。

  李黎当时尚在优酷视频入职不久,此前在上海东方卫视担任节目制作人,正是她一手炮制了文化类脱口秀《晓说》,并大获成功。如果说当时的高晓松正处在人生低谷,那么李黎既是前者重新崛起的帮手,又是促使优酷成功抄底的神助攻。

  《晓说》两季共5亿次的播放量,让高晓松成为各大平台觊觎的流量网红,甚至在高与优酷的合同尚未结束时,就已经有5家平台向前者伸出了橄榄枝。

  高晓松最终选择爱奇艺实际上有迹可循。根据高的理论,在2014年,爱奇艺正在向彼时的行业第一优酷视频发起挑战,排名第二的平台更有冲劲。不过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,爱奇艺很早就与高晓松结下缘分。

 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也毕业于清华大学,比高晓松年长一届,这对高而言有天然的亲近感。另外,从央视辞职加盟爱奇艺的马东和高晓松关系不错,两人还曾合作过两季《汉字英雄》。再加上爱奇艺携手高晓松重金打造工作室,高才因此带着《晓说》原班制作人马“转会”爱奇艺。

  江湖虐恋

  不过此后的局势却变得愈发复杂。众所周知,爱奇艺是百度系的互联网公司,如果高晓松一直以门客心思待人,自然毫无问题。但关键就在于,高晓松虽然挪动了屁股的位置,但一只手还停留在爱奇艺那里。

  2015年3与,阿里巴巴集团将旗下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合并,成立了阿里音乐,仅3个月后,高晓松就被任命为阿里音乐董事长。换言之,高晓松在负责阿里音乐的业务时,还在给竞争对手赚取流量。

  事实上当时高晓松已经做出了疑似避嫌的动作。在加盟爱奇艺后,14年11月,马东工作室打造的首档说话达人秀《奇葩说》正式上线,高晓松担任导师。而在第一季尾声,高晓松则表示因有其他职业规划将退出《奇葩说》——此时该节目已经显现出头部优质内容的潜质。如此看来,高退出《奇葩说》为阿里音乐让路的可能性更大。

  但《晓松奇谈》的地位则不一样。该节目作为优酷时代《晓说》的后续,已经形成了以高晓松为代表的IP品牌,不仅用户粘性高,更是平台的招商利器,一时无法舍弃。

  可最终为何《晓松奇谈》还是被抛下?除了前文提到内容制作受限之外,还与高晓松在阿里的本职工作大有关系。在加盟阿里音乐一年后,高晓松交出考卷——泛娱乐交易平台阿里星球。该平台致力于对接粉丝和明星资源,但是推出后反响不佳,老用户并不买账。

  去年9月,高晓松更是经历了阿里一次大的人事变动,职位从阿里音乐董事长变为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,一度被外界调侃削了实权,担了虚职。高晓松在近期发出的告别《晓松奇谈》微博中也提到,“阿里娱乐的这个主席也是要干活的”,再次暗示节目停播可能与大佬之间的“互怼”有关。

  未来数月,高晓松的生活或许只会与诗书为伴:他计划再开一家“杂书馆”——这是一家大型私人公益图书馆,也更像是高晓松自己的藏书阁。毕竟,“虐恋”不仅伤脑更伤心,“矮大紧”自己懂得排解就好。

  【钛媒体作者介绍:文/冯羽,邮箱: 13520629039@163.com】

责任编辑:admin